桃干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桃干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再论土地改革要快马加鞭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2:25:38 阅读: 来源:桃干厂家

再论土地改革要快马加鞭

本期我们从重温一则人尽皆知的童话故事开始:一匹小马要过一条河,牛伯伯告诉他河水很浅,而小松鼠却警告他河水很深。小马最终决定自己下水试一试,结果他安全地过了河。原来,河水既不像牛伯伯说的那样浅,也不像小松鼠说的那样深。

土地与房产领域的改革现在有必要从这则童话故事中领会一些东西。一部分人乐观地认为中国的房价将永远上涨,而另一部分人则认为大祸已经临头,危机难以避免。一面是火,一面是冰;这就好比街头的红绿灯,只有两种颜色。要么就把泡沫搞翻天,要么现在就要立即转入危机管理模式,改革就这样被挤出了局。改革的时机总是找不到,它永远排在最后面。

最近房地产市场的走势正在印证本栏目前期作出的预言。官方高调宣布进行土地改革,然后却不予实施,前期的政策依旧延续,那么,市场当然只有一件事情可做了,那就是等待。买方将会坐等价格降到位,而供应方由于无活可干,也就只有在煎熬中损失金钱。国际投资者为此激动了一下子之后,也陷入了不知所措,资本流入再次表现出停滞的迹象。假如成交量持续萎缩下去,有可能出现以下情况:市场出现单边的、无量的下跌,然后是断供户数增加,银行却难以套现,相互杀跌;继之,反对土改的言论急速升起,有人将发出不容置疑的“预测”,说土地改革一定会引发大灾难,所以它绝对不能搞,然后土改将被无限期搁置;再然后,房地产市场再次急速地暴涨,市场将重现一片欢声笑语。前期出售房屋的人后悔不跌,而还没来得及下手买房的人则又重新陷入了绝望。

笔者之所以能够把这个前景描绘得如此细致,是因为这样的故事已经在股票市场演绎了无数次。股票、房地产等资产市场绑架整体经济许多年了,而我们的管理者就像徘徊于河边的小马,迟迟下不了决心。近期又传出了连2015年实行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的计划可能也要推迟的消息,这两者是何其相似啊!

“犹豫不决”、“拿不准”是这些年经济改革领域的一个突出特点。请注意,问题主要不是客观形势有多么困难,而是主观上拿不定主意。改革并不容易,因此把改革说成探囊取物般地“拿红利”是不正确的,但是改革也不是多么多么硬的骨头。房地产泡沫并不是它起初有多么庞大,而是因为管理层对它感到恐惧,在战战兢兢中把它养大了。根据本栏目的反复论述,即便如此,它也并不是不可以治理的。犹豫不决的一个突出原因,是主观认识不足,专业知识缺乏。紧扣时代脉搏的执政理念赢得了广泛的支持,雷厉风行的反腐行动也令人钦佩,但在经济改革的具体问题上人们常常发现推进困难。多少年来,国家经济吃这个亏吃得太大了。以政工干部和行政干部为主体的管理机关,不利于有效地制订和优化改革方案,规避风险,也不敢大胆地进行试验。与过去的瞎指挥相比,承认“没有把握”、主张“谨慎”算得上是一种进步,可是,时代的要求是不同的。在成熟的自由市场经济国家中,政府的保守是十分必要的,但是,我国政府手握巨大的权力,这些权力大都需要取消或下放,这时候一味地强调“谨慎”,就显得不妥了。

不作为的原因之一是看不懂市场,理解不了市场。市场这个复杂的系统原本就不大容易理解;正因为如此,才需要搞自由放任。要是一切都能及时地被管理者理解、预测和把握,还要市场经济做什么?回到计划经济就是了。然而,有些人非要追求完美,搞理想化,这个也要兼顾,那个也不肯舍弃。总的意图,仍然是要掌控一切,既要掌控大局,也要控制细节。须知,任何改革方案的合理化都是有限度的,是不可能完全算清楚的,终究是一个取舍、拍板、实施和修补的问题。

现在已经进入十八大之后的第二个年头,经济改革需要取得大的突破,需要有一些敲山震虎、一击即破、一发而不可收的举措,来打破目前这种小步徘徊的局面。既不能仅仅坐下来除弊、去泡沫,也不能沿用原来那些杀鸡取卵式的办法来拼凑增长数据,而要用开放市场的办法,通过落实多年以来应当做而没有做的那些改革举措,来取得良性的发展。旧体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实际上它只不过全面地实行了二十多年,而改革则已经长达三十五年了。香肠不能切成一片一片去吃,要把它一口吞下去。诸如自贸区之类的小打小闹要停下来。要对旧体制实行战略上的藐视。陷入细节之中,事事千难万难;退后一步,也许可以打漂亮的歼灭战。要敢于对经济增长数据弃之不顾,厉行结构调整,唯有如此,长期的增长才将是有保证的。巍巍中华,泱泱大国,向来都是举大义、行大道的;圣贤先师的核心教义之一,就是要舍小利而取大义,以远虑来解近忧。我们应当从这种经典思想中汲取力量。

再回到土地改革。土改的慢速度为各种反对力量的集结创造了条件。近期,某个著名的“农村政策专家”又开始大发宏论。他首先强调要“依法改革”,说改革不能“违法”。然后,他又说,国家的规划要高于土地的所有权。他一面高唱“城乡要素平等交换”,一面强调“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去农村承包土地的”。这位专家一直在构想运用关税举措来阻止农产品进口的方案。无独有偶。某位部长大人则明确反对城里人下乡买房,他称这种现象为“逆城市化”。

这种小合唱有点儿令人啼笑皆非。我们说搞土改,意思当然包括修改有关土地管理的法律在内。同时,现行的法律架构是有灵活性的,是允许行政部门相机行事的。行政部门连征税都可以不经人大批准,现在一搞土改,就要抠法律的字眼儿,倾向性不是很明显吗?土地规划不可以凌驾于法律所赋予的所有权之上,恰恰相反,规划本身也必须作为一种法律来看待。要不要规划以及怎样规划,都要逐年经过各级人大的讨论和批准,而不能由行政部门擅自做主。城里人走入农村是一件大好事,不许这样做,才是不顾农民利益。粮食问题应当关心,可是不许城里人经营农业,恰恰是对粮食的漠视。房屋无法进口,粮食可以进口,所以,当房屋与粮食争夺土地的时候,粮食就要为房屋让路,粮食进口必然就要扩大,而不是反其道而行之。目前的做法正是在坐等和促成危机的来临。只有抓紧土地改革,全面放开城乡人财物的自由交流,才是积极化解泡沫的正确方法。

湖南钼方孔网

贵州液压式抓钳器

沈阳炸薯条机

山西空气刘海假发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