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干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桃干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380辆急救摩托车为何闲了半年

发布时间:2020-07-13 18:50:55 阅读: 来源:桃干厂家

河南省郑州市去年11月为100多个急救站配备急救摩托车380辆,但据郑州市第三人民医院医护人员透露,迄今为止,这些急救摩托车没有出诊过,被闲置了半年。(5月9日《京华时报》)

配备380辆急救摩托车,结果闲置半年没有使用,从资源配置角度说,显然属于资源浪费行为,这也是很多人不满急救摩托车闲置的主要原因所在。不过很多人似乎忽略了一个重要问题,就是配备急救摩托车的做法本身就是瞎折腾。早在2007年底郑州就实行禁摩政策,禁止摩托车在城市建成区道路上通行,执行公务的政府部门摩托车除外。

事实上即使没有禁摩,笔者以为配备急救摩托车本身也不妥,对于急救病人的医治帮助作用不大,急救摩托车难有大作为。众所周知,需要急救的患者大部分处于比较紧急、比较危险状态,需要在第一时间得到医生的有效医治。但是,摩托车由于自身限制,能够配备的医疗设备比较少,乘坐急救摩托车出诊的医生,实际上在装备上和提供救护帮助上只相当于农村的赤脚医生水平,能够给患者提供帮助的作用甚至与一般普通人给予的急救没有太大区别,对于帮助患者治疗的效果显然有限。(张立美)

“买车之急”为何远胜于“救人之急”

对照半年前当地卫生部门官员信誓旦旦地宣称,“郑州市的交通相对拥堵,急救摩托车将在最短时间内到达伤病员身边”,如今这批蒙了一层灰的专用急救车辆,倒更像一出“黑色幽默”。

说郑州的这些急救摩托车并不急于真正发挥作用,我看不是一种冤枉。因为,在媒体的采访督促之下,郑州市紧急医疗救援中心正在就医护人员的摩托车驾驶证,以及关于急救摩托车在执行急救任务时的收费标准等一些问题与有关部门协调——半年未办驾驶证还叫“急救摩托车”?如此低下的办事效率,跟早先的车辆发放仪式比起来,倒是生动形象地解释了“天壤之别”这个成语的含义。

那么,蒙灰半年的急救摩托车,到底“急救”了什么呢?倘若这是一道透过现象看本质的社会联想抢答题,很多看客首先会猜测,急救摩托车当初急于想“救”的,或许未必是人,有可能是那些车子本身。想想也是,总量达到数百辆之多的这批急救摩托车,无疑是一笔价值不菲的买卖。这单生意如能一举拿下,自然可“急救”出庞大可观的经济利益。而轰轰烈烈发车子、冷冷清清用车子的现状,似乎也已表露出,“买车之急”确实要远胜于“救人之急”。

睡了半年大觉的急救摩托车,还会让人揣摩,这真金白银的耗费,其实可能也“急救”了宽松预算下的花钱指标。380辆急救摩托车的一气买下,虽然不见得也是为了“用足预算”,但买用之间的强烈反差,却又着实令人狐疑满腹。

蒙灰半年的急救摩托车“急救”了什么?故而,强化监管和监督,让公众对真相实情的掌握,少一些模糊迷惑,多一些透切明了,仍须拿出更多可行又可信的给力举措才行。(文/司马童)

380辆急救摩托车是“先花钱后论证”的典型

政府采购,一般有两个特点:一是初衷是善意的;二是出手是阔绰的。380辆急救摩托,也很是符合这两个特点:一方面,对于解决郑州交通相对拥堵时的伤病员急救问题,摩托车比救护车更实用;另一方面,卫生局对购置380辆摩托车这个几百万的项目,也是财大气粗,一掷万金。只是直到现在,闲置的问题被披露了出来,当地卫生部门才想起如何解决380辆摩托车“上岗”的问题。“先花钱后论证”思路逻辑的弊病,一览无余。

钱是一定要花的,至于如何办好这件事,完全是之后的事。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在郑州市卫生局购置这380辆摩托车之前,郑州市卫生局并没有拿出一个像样的、成文的“急救摩托车使用细则”,更没有搞试点工作,只是一提到了购置,就立马完成了花钱;钱花完了项目上马,就急急忙忙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发放仪式。实用不实用先放在一边,这声势一定要浩大、宣传一定要到位。

制度在先,技术在后这个基本的逻辑常识,应该在权力的思维之中达成共识。摩托车是属于技术层面的东西,就像公务车的GPS。GPS买了之后,可以放到公务车上;摩托车买了之后,又该如何上路呢?没有使用方法、没有收费细则、没有驾驶员,摩托车只能闲置。这个时候,我们还应当庆幸,这些摩托车只是被闲置,还没有被私用或骑回家的现象。当然了,公务车泛滥的情况下,贪上一辆摩托车,都可能不好意思上街。

更大的问题在于,“先拍脑袋买,后拍屁股做”的现象已经屡见不鲜。近些年来,一些政府机关单位主导的项目论证不足但很快上马,建体育场、建高楼大厦、建五星级宾馆、建休闲度假区的风气是一年比一年严重,但建成容易使用难,花钱容易用到实处难,大量公共资源被闲置的现象也就十分突出地表湖南在线现了出来。就危害而言,造成了资源浪费只是其一,浪费掉公共机构的社会公信力是其二。

“先花钱后论证”式权力思维的病根在于,政府部门的决策既缺少一个有效的科学的论证过程,又缺少一个有效地监督问责机制。以致社会需求一旦出现,项目就可能会立即上马,但上马之后才发现自己还不知道如何使用、如何操作,至于看到实用效果,实现设计初衷,那就更不在考虑范围了。即便出现资源闲置现状,也不会有问责现象出现。

380辆急救摩托是“拍脑袋决策”、“先花钱后论证”的典型标本。反思与补救380辆急救摩托闲置半年健康生活小常识事件,卫生部门及时制定使用方法、收费细则只是一方面,更主要的,还应当反思,我们的公共资源为什么会出现如此之多的浪费现象?职能部门在一些项目上马之前,有没有充分的科学论证?如何做才能避免这种决策的不充分?(王传涛)

随州定做职业装

镇江工作服定做

辽阳定做工服

制服订做长袖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