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干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桃干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搜狐等反盗版联盟亲赴迅雷老家踢馆

发布时间:2020-02-10 22:43:02 阅读: 来源:桃干厂家

两大阵营互斥盗版险些大打出手

“反盗版联盟”与迅雷的发布会仅一墙之隔,发布会内外更是火药味十足。

继一个月前“中国网络视频反盗版联盟”在北京起诉了优酷数百部盗版案之后,昨日又在深圳宣布启动第二轮联合行动,矛头由优酷转向迅雷,而深圳恰恰还是迅雷的大本营。就在联盟发布会现场的隔壁,迅雷发起的反击也如火如荼,除了宣布起诉搜狐外,同时强调该联盟为越俎代庖、监守自盗的“虚假联盟”。现场火药味十足,双方个别工作人员甚至一度在会场外推推搡搡、“拳脚交加”。

两场声讨会仅一墙之隔

“反盗版联盟”的发布会尚未开始,就传言迅雷将会同时召开发布会,地点可能就在附近。而临近开会,双方最终确认的会址居然仅一墙之隔,双方邀请的来自全国各地的记者们,尴尬地聚集在必须经过同一个过道才能到达的两间屋子里,有时为了报道能更中立客观,还得来回“串场”。

不仅如此,双方大批工作人员还站在过道,为自己的发布会“拉客”并散发资料。据现场目击者描述,发布会楼下甚至一度出现“推推搡搡、拳脚交加”的混乱场面,好在很快被劝开,不至于两大阵营大打出手。

“我们看到,盗版的公司能猖獗到什么地步,反盗版这种正义的事情推动起来有多难!”优朋普乐CEO邵一丁在“反盗版联盟”发布会开篇如此表示。

而迅雷方面则强调,“反盗版联盟”既非版权方,也非内容分销商,只是内容发行渠道,联盟不去购买内容版权而直接购买维权权利,并以风险承包的方式交予以牟利为驱动的律所进行批量起诉,“这种行为只能被行业所不齿”。

“反盗版联盟”逼宫迅雷

“联盟”方面昨日宣布,目前已对迅雷取证了369部侵权影片,首批100宗起诉已于前日在深圳南山法院立案,起诉金额500万元。对于此次不辞辛苦将“战火”烧到迅雷家门口,“联盟”方表示这代表了一个决心,“今后所有的联合诉讼行动将不分地域展开。”

“我们可以一起去公证,看谁的正版比较多。”昨日在现场,迅雷CEO邹胜龙显然并不愿承认自己的“恶名”,公开强调自己的正版作品约为搜狐的10倍、优朋普乐的5倍。

邵一丁知道后立即表示,“我非常赞成,我们现在就可以去看看迅雷的网站,目前所有好莱坞那些厂商的授权都是我们的,只需要看迅雷上面有没有。”

他同时表示,迅雷网站的正版率根本连1%都不到,“就是这么样的一个盗版网站,敢于在自己的首页上公然写着‘正版发行平台’。”

未再“株连”广告主

值得注意的是,与此前起诉优酷不同,此次诉讼并没有再起诉相关广告主的连带责任。对此,联盟方面给出解释,强调联盟“保留随时追加连带诉讼责任权利”,不过“愿意拿出百分之百的诚意给广告主留出足够时间”。

此外,联盟方还公布了部分视频网站一项新的盗版“恶行”。“周五下午开始盗,周一之前再删掉。”激动网CEO张鹤表示,“抓盗版”必须取证,取证就需要公证处公证,结果现在很多盗版网站就根据公证处的上下班时间灵活调整。

“我们是防守反击。”激动网CEO张鹤表示,反盗版的事情必须一直做下去,直到行业情况有所改善。

可聊的话题很多 没必要这么粗鲁

距离“中国网络视频反盗版联盟”成立已经一个多月,相关诉讼和“口水仗”也是一轮一轮地打,不过目前看来,日益混乱的行业气氛,距离各方“净化网络视频行业、做大整个产业”的初衷正渐行渐远。“你坏!——你比我还坏!”这种吵架方式,太简单也太粗鲁。

一个月来,视频网站的阵营对立越来越明显,用一位业内人士的话说,“危机感导致大家都不得不开始站队了,总得选择一方。”昨日“联盟方”宣布又有一家视频网站加入,而按此前迅雷的口径,“多家分销商针对搜狐的大规模诉讼正在酝酿。”

在盈利远未实现、用户远未成熟、本该是协力发展的互联网视频行业,这种敌我矛盾的出现让人痛心。战争是最大的政治,是手段而非目的,这句话微缩到视频行业同样如此,否则就是本末倒置。

在“盗版”的大是大非面前,谁都不敢说出“支持盗版”这类大逆不道的话,但是怎么去“净化行业”?或许从业者该以更理性的方式探讨。打一阵儿就该谈一谈,或者边打边谈,比如聊聊怎么跟中外版权方压价,聊聊如何游说政府部门共创更宽松的视频环境,聊聊怎么制造更多的原创内容。制造废墟不是打仗的目的,目的应是达成一个新秩序。

还想补充一句,无论如何,指责厂商挥舞“道德大棒”是不公允的,反盗版联盟不挥,也总该有人去挥。盗版的土壤上,永远不会诞生一个健康强大的产业,多年羸弱的中国软件业,足以证明这一点。

麻仓优ed2k

早川濑里奈

关于宠物的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