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干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桃干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电煤价格双轨制或废黜-【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4 08:06:16 阅读: 来源:桃干厂家

电煤价格双轨制或废黜

临近岁末的福州火车站人头攒动,天气有些阴冷,李鑫竖起大衣领子,看了看手机显示的时间,已是2008年12月28日正午时分,李鑫决定买去郑州的票,倒车回西安。

此前,李鑫与3万多煤炭、电力以及相关行业的与会者一起,怀揣订货合同拥进福州,期望在“2009年全国煤炭产运需衔接合同汇总会”上签个好单子,为来年生意打响“头炮”。然而让他们始料不及的是:由于五大电力集团抱团死守“涨价不签”的底线,与煤炭企业重点电煤价格目标差距达到每吨150~170元,僵持7天后,双方“不欢而散”。

参与煤电双方谈判全程的知情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订货会录入网络数据库的电煤合同,绝大部分是定量不定价的。”表面上看双方都“谈崩”了,其实最后的价格会通过贸易商在会后促成。

订货会频施“烟雾弹”

2008年12月21日,一年一度的全国煤炭产运需衔接合同汇总会在福州举行。

此前两天,煤炭企业与冶金、化工、水泥等企业的供煤合同很快随行就市签订妥当,截至24日晚,已录入签订煤炭合同量近3亿吨,占总量的40%左右,然而涉及到重点电煤价格的谈判一直进展不畅。神华、中煤等煤炭企业提出了涨价10%以上的要求,山西省煤炭工业局处长郑武民表示:“从2009年1月1日开始,矿产品增值税从13%调整到17%,1吨煤价如果按400元算,每吨煤就得增加16元成本,大大加重煤炭企业的负担,而且预期中的资源税改革也很可能出台,必将进一步加大煤企的成本。”

对此,以华能、大唐、国电、华电、中电投这五大电力集团为首的电力企业一方,却持截然不同的态度。他们认为,煤价虽然自2007年10月份以来大幅回落,但煤炭企业仍在盈利,而电力亏损状态并未根本扭转,2007年火电行业亏损700多亿元,其中五大集团火电企业亏损面达90%左右,亏损亿元以上企业达70%。

陕煤集团一位内部人士透露,业内普遍认为2009年4月份将是实体经济运营环境最差的时候,届时市场价格很可能比重点电煤合同价格还要低,市场价格是可以变的,而重点价格不能变,如果现在签了,到时候很可能得不偿失。

鉴于重点电煤价格与市场电煤价格可能存在的“倒挂”,煤电双方在谈判上都格外小心,并频频施放烟雾弹“迷惑”对方:2008年12月24日,首先传出神华抛出540元/吨的平仓价,其余几大煤炭公司以此为基准纷纷“涨价”:中煤能源为每吨530元、大同煤炭为每吨550元、伊泰为每吨550元。

中国煤炭运销协会研究部副秘书长梁敦仕当天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证实,浙能、华润、粤电等公司已经和神华签订了合同,然而,粤电集团很快辟谣,称公司并未与煤炭企业签订任何合同煤价协议。随后从不同渠道传出的消息表明,神华和其他公司签订的只是动态协议,合同价格将随着五大电力公司的价格走,并未签死。

2008年12月25日,五大电力集团甚至给下属电厂下达死令,如签涨价合同导致电厂2009年继续亏损的负责人要摘“官帽”。而“中纪委派人下福州监控20万元以上大额款项存取防止滋生腐败”的传言也在这个晚上迅速蔓延。

“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都是各开各的闭门会议,吃饭时间喝酒搭肩都可以,就是不谈价钱。”一位燃料公司负责人回忆起当时的情景,神情尴尬。

两天后,煤炭订货会结束,五大电力集团没签1吨重点电煤,而其余地方电力公司本着保障用量的考虑,签订的基本上是“有量无价”的合同。<<首页12末页>>

煤炭中间商暗度陈仓

煤炭订货会看似草草收场,实际上,煤炭与电力私下的谈判沟通正通过中间商的从中擀旋而悄然展开。

订货会期间,作为全国煤炭交易市场晴雨表的秦皇岛港悄然发生了一些变化——经历了2008年11月中旬创纪录的900多万吨港口库存后,12月份,存煤量稳步下降,秦皇岛煤炭网提供的数据显示:12月21日场存681.1万吨,12月28日场存603.6万吨,达到库存正常水平。而煤价也开始略有回升,从520元/吨上涨至600元/吨附近。

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煤炭分析师宋亮认为,短期促使煤炭价格的回稳主要有几个原因:一是冬天时节,取暖用煤量会增加;二是前段时间煤价出现较大幅度下跌,包括内蒙古、山西、陕西等地的煤炭企业纷纷减产;三是电力企业虽然准备充分有几十天库存,但如果考虑到最近普降大雪导致行车不便,库存将很快消耗殆尽。

一位熟知内情的知情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秦皇岛最近煤炭库存锐减,除了上述因素外,最根本的原因是平台公司趁着重点合同价格迟迟未定而在秦皇岛走“准现货”,价位在390元/吨左右,而且走的量也不少。

许多地方电力公司要买煤,一般都委托有关系的平台公司来操作,所谓的平台公司,其实就是有煤炭经营许可证的中间商。“有些事情需要上级领导拍板,电厂是国有企业,一些‘活动’经费掏出来有困难,而平台公司愿意掏这个钱拿下合同,所以电力企业也乐意这种操作。”现挂靠某国有煤炭企业曾经做了四年中间贸易的李鑫对此并不讳言,他说,煤炭中间商各有各法,一般只促成自己有关系的煤炭企业与用煤企业的合同。

据了解,早在全国煤炭订货会开始前,国内几个产煤大省已经举行了地方煤炭订货会,发电企业向这些煤炭中间商打了招呼:即便签订合同也只是按订量的70%执行,即如果需求是100万吨,订货会上只签70万吨,缺口看市场行情走。

2008年12月30日,在中间商的撮合下,山西潞安重点电煤报价终于浮出水面,每吨380元。

消除价格双轨制箭在弦上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在本次全国煤炭订货会视频会议上一再强调:煤炭价格要继续发挥市场机制作用,由供需双方企业协商确定,完善反映市场供求关系、资源稀缺程度和环境损害成本的煤炭价格形成机制。

2008年12月30日,《中国经营报》记者从消息灵通人士处获悉,国家有意推动电煤市场化运作,对电力企业可能上书要求行政干的预呼声搁置一旁,先观察1~2个月时间,让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通过协商解决电煤价格的争议,若市场失控,再施行行政干预。

事实上,2009年全国煤炭订货会期间,国家发改委有关人士虽然抵达福州,分别与煤炭和电力企业的代表座谈,敦促双方签订合同。但对于僵持不下的价格问题,并没有插手干预。此间,记者曾多次致电发改委官员下榻酒店的房间,但电话一直处于录音答录状态,缄默的态度与以往大不相同。

李鑫回忆说:“在往届衔接会双方僵持不下时,国家发改委曾有过出手干预价格先例。如本应在2004年年底结束的2005年煤炭产运需衔接会,煤电双方的谈判拖到2005年4月份都无法确定价格,合同都是签量不签价。2005年4月26日,国家发改委发文,给出电煤价格8%的涨幅上限,才算打破了煤电双方的僵局。”

“一直以来,为破解市场煤、计划电之间的矛盾,我国制定了煤电价格联动机制。但今年以来,市场煤炭价格翻番,电价调整却一再滞后,煤电联动有名无实。”中国煤炭运销协会有关负责人表示,煤电价格联动是一个好的机制,但现在卡在电价的调整上,国家考虑到对CPI的影响很难轻易放开。因此,煤电联动机制应设计一个科学、合理的联动关系,要兼顾到煤企、电企各自的利润空间。

“目前煤价‘双轨制’下,重点合同电煤价格和非重点合同电煤价格巨大的价格差距不断缩小,在未来经济增速放缓压力下,2009年一季度重点合同电煤价会和市场合同电煤价格非常接近,煤炭价格双轨制实行并轨的条件可以说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国海证券行业研究员张晓霞分析说。 (中国水泥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首页12末页>>

五子衍宗丸缩全一号搏龙几盒一疗程哪有广告

宁波宏创广告有限公司

年检

相关阅读